最新文章

社交情緒遊戲小組
對象: 5位社交能力弱的學生(6年級)
地點:葵青區學校
導師: APPHK輔導心理學家

這個小組的學生大多數欠缺社交技巧,當中有三位學生控制情緒的能力較差,面對稍不如意的人或事便會發脾氣、互相指責甚至向組員動手。
當日其中一位男同學B明顯被其他組員排斥,基本上同學B做任何事都會被批評指責,當同學B以發脾氣大罵同學來保護自己時,組員們便會投訴他的惡行,其他組員則指責投訴人的同學很煩,繼而發脾氣。

由於當日APPHK的輔導心理學家觀察到每位組員帶著很多不滿或憤怒情緒,相信互相指責的組員們早已累積不少不滿情緒。因此,心理學家決定用一整堂著手處理和引導他們去抒發內心的情緒。

首先,APPHK心理學家要求他們圍圈坐,然後引導組員逐一說出他們的不滿或投訴。當其中一位在說出心聲的期間,其他組員總會插咀或否認他人對自己的投訴。

心理學家: 「我知道你唔同意, 而係宜家係同學A講出心聲嘅時間,我地輪流講,每人都有機會有時間,唔洗擔心你冇反駁嘅機會。」

組員在說出心聲的時間,心理學家運用了輔導技巧來使組員感到被明白及被接受。同時亦重點反映組員感受和內容,讓組員們明白自己和別人的想法和感受,再從中化解他們的矛盾。這樣做可以讓組員們都有機會用言語去表達自己的情緒。

其中一幕印象非常深刻:
A:「我好似講咩都唔岩,頭先我都無打人但同學C又話我有郁手。我最憎比人屈所以咪還撃囉,我都唔想郁手同鬧交。」
心理學家: 「有時被同學冤枉覺得好無奈,你為左保護自己先還擊,其實你唔想傷害佢地嘅。」「同學C,同學A話佢無打人,你有咩回應呀? 」
C:「咁我覺得佢會打人呀嘛! 咪投訴定囉。」
心理學家: 「UM,即係事實你睇到同學A冇打人,你係擔心佢會郁手所以先投訴,同學A覺得被冤枉,好嬲所以發脾氣。」
C:「對唔住我冤枉左佢,但佢真係成日郁手。之前都試過打我,我好驚佢。」
心理學家: 「我欣賞你會承認同道歉,我聽到你好擔心同學A再郁手打你,咁同學A你有咩回應呀?」
A: 「唔怨枉我,我都會控制自己脾氣」
心理學家: 「咁唔知大家可唔可以唔冤枉同學A,同時同學A你都繼續控制自己脾氣?」

最後,5位組員都逐一表達他們的想法和負面情緒(如不滿、難過、怨恨等等)。短短的45分鐘內,組員們從互相指責、否認、激烈地回應和表達去到願意以平靜的態度,聆聽和接受他人的情緒和意見。當我在總結時再問他們「大家仲有無野想講? 仲有無不滿想發表?」,大家都說沒有或搖頭。
由於用言語面對面向他人表達內心感受是需要不少的勇氣,而於表達的過程相信亦會衍生不少的情緒,所以APPHK心理學家最後邀請大家做了5分鐘的呼吸練習作結,希望能夠令組員的情緒回到平穩的狀態。平時在帶組員離開課堂到操場排隊時,他們總會吵吵鬧鬧,當日的他們卻非常平靜,沒有半點投訴及互相指責。由此可見,情緒是需要合宜地抒發出來。

有不少導師會以行為治療技巧去規管學生的「不良行為」,如果看到學生互罵則會喝停他們,或叫攻擊/ 傷害人的學生道歉,然後繼續小組活動。
然而,
我們重視學生行為背後的原因。其實,完成已設計的遊戲活動並不是APPHK輔導小組的目標。我們的輔導心理學家在帶輔導小組時,會著眼於PROCESS (過程)。我們相信在帶小組的期間,處理組員們的情緒爆發、互罵或投訴等,營造良好的Group Dynamic才是APPHK輔導的重點。對於我們而言,每分每秒亦是寶貴的輔導時刻,因此我們會停低處理而非忽略帶過然後專注於小組遊戲活動。

例如,我們會利用小組的dynamic,配以輔導技巧引導組員去了解、抒發和接納自己和他人,同時引導組員去透過言語表達。從而抒解組員之間的矛盾和誤會,甚至解決自身或小組問題。我們相信引導組員反思和表達,他們才能夠自我成長、學會接納自己及他人、建立同理心和提升情緒處理能力。

各位同工及家長們,在處理學童的糾紛時,謹記切勿忽略帶過,或單以懲罰方式來「希望」改善他們的不良行為,更不要相信一句被迫說出的道歉能化解彼此的矛盾。反之亦然,請相信他們有思考,反思和自我反省的能力,如果強行處理他們的表層行為,結果只會治標不治本。

>了解入校支援服務